2014

今天是2014年的最后一天。女神们都在找人一起跨年刷夜,基友们都在准备跨年撸。

(一)

1月9日的元旦晚会,我和歌神报名了一首“时间都去哪了”,我弹他唱。要说2014年我最大的转变,可以算是重新找回了对钢琴的热爱。半年前的毕业晚会前莫名其妙地被辅导员邀请弹钢琴,然后我又莫名其妙地选了一首亚麻色头发的少女,然后满是错音地在知行楼的国产三角钢琴上瞎弹了一遍还博得了同样莫名其妙地掌声。德彪西、肖邦、贝多芬、莫扎特,这些百年前的作曲家真是值得敬佩,在互联网的熏陶下很难想象有一百多年都不变的东西,除了音乐带给我们的乐趣。正如当代的例如Linus这样的码神们,在百年之后一定一样会让人津津乐道,如果那时还有Linux操作系统的话。小时候啥都不懂,觉得贝多芬的悲怆好听于是从七级之后就开始练。现在呢,觉得当时太小儿科的莫扎特真是个天才,keep it simple stupid;觉得当时根本没听过没弹过的肖邦一定是个忧郁的宅男,弹着他的明媚的忧伤;觉得传说中的德彪西其实应该是个画家,大概亚麻色头发的少女真是他的初恋吧。

我突然间感觉到了弹钢琴的好处:练习的时候,它能让你全神贯注,不去想其他的烦心事;随着一遍一遍地练习,听到弹得曲子越来越熟练,越来越好听,那感觉就像表白成功了一样,一整天都会萌萌的。弹钢琴和码代码,是这个世界上极少的,花时间花心思去做了就一定有收获的事情。当然,这一切都不会有别人知道,因为尽管我一直期待着在琴房练琴时会有一位亚麻色头发的少女静静地打开门听我弹琴,但这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于是大多数时候都是我一个人静静地来,静静地走,或者偶尔会进来一个眉目清秀的男生及其女朋友来排队。大学生活动中心是个神奇的地方,总会有大群大群的人在做一些神奇的事情,如练书法、练太极拳、唱美声民歌、跳交谊舞等等,只是可惜钢琴是没法一群人一起搞的。

(二)

OK,扯了这么多关于钢琴的东西,但其实2014年,我过得还是蛮精彩的。尤其是这一学期,搞了太多的事情。大学的时候怀念高二暑假那时的高效率,但其实这主要是因为单身而已。多出了周末和想女朋友的时间,可以搞一些更加有趣的事情。

其中一件事情就是加入了一个创业团队,做一个兼职开发人员。终于,在泡沫即将破灭之际,摊上了这一摊浑水。在加入之前,就感觉到互联网方向的创业的泡沫简直不能更大,加入之后,更是感觉,创业——忽悠也。老板是个非常能忽悠的人,这在我大二的时候就感觉到了。当时我对这种人嗤之以鼻,但后来我转变了我的看法,真是环境造就人才啊呵呵。于是我也就心甘情愿地接受了老板的邀请。后来,做demo,做广告视频,去上海见投资人,随后的搬家,招人,等等,真是让我大开眼界:这是一套与科研,甚至上班当程序员,几乎完全相反的套路。比如说,老板把“自主研发”的开源程序只字未改给不下十个投资人演示,没有一个不拍手叫好的,当时的我真是憋着没笑出声。再比如说,一套开源代码,先是加了一堆“云”,其实就是把USB连接改成了WiFi连接;然后又改了,要做纯技术,主攻优化算法,于是开始看论文;后来又改了,要有“虚拟现实”,要有“人工智能”,于是开搞机器人。搞来搞去,其实啥也没搞出来。Benchmark,仍然是编出来的。

公司的所有开发人员水平其实还算不错,尽管如此,我感觉我其实在技术上又成大腿了,联合调试的时候出的bug几乎全都不是因为我的代码而出的。我还要耗费精力帮助他们找错。然而,除了一个人以外,其他都是兼职,感觉也都是人在曹营心在汉,像我一样。所以他们代码写的渣,有可能不是他们技术的问题,而是态度的问题,比如一边啪啪啪一边码代码什么的。

最哭笑不得的是一天老板把我拉去语重心长的跟我说,你这么牛,我们是想多给你一些$$的,但是啊,你这兼职不太行啊,你看xxx(某兼职开发人员)他都说可以休学来当全职程序猿啦,你啊最好毕业后接着干啊更好的是你也休学吧之类的。转天,集体开会,老板说,我们要加快进度!因为yyy(某联合创始人)明年就要毕业啦,我们不好好干活的话yyy毕业后就会离我们而去啦。

会忽悠的老板对外是一件好事,对内就说不好了,技术在政治面前真是一文不值,比如这几天的Gmail事件。说道GMail其实我这半年另外一件事情就是看了几本人文方面的书籍,其实就两本,一本《1984》,一本《科学哲学》。我感觉读这种书还是挺有意思的,比如说1984,让我对政治有了全新的认识,一定不要拿程序员的眼光看待这种高端的玩意。当然,根据后面那本书的见解来看,政治不是科学,政治是一门艺术,虽然我感觉后面那本书的作者其实不过是一个对科学不懂装懂的哲学家。
扯远了。我其实不在意$$,加入这个创业团队其实只是想了解一下一个创业公司,它是怎么成立的,怎么发展的,怎么壮大的,怎么死掉的。现在,我已经稍微了解了前两点,顺便学会了一些忽悠技巧,锻炼了一下说话的能力。

但是我毕竟还是too young too simple,不想在一个以忽悠作为第一生产力的地方耗费青春,于是呢,啥时候退出就是2015年第一个要思考的问题。当然,据说有两个牛人要被忽悠进来了,所以呢还是先观望一下吧,至少接触一下牛人还是很不错的。

(三)

说到$$,当然就要说一下人生规划的事情。读还是不读PhD,这是一个问题。之前装了太多13,但无论如何,还是要直面这个问题。上大学之前,我最向往的当时是高大上的M$和Google。大二之前,M$和Google依然是我的唯一梦想。直到大三进了实验室被老板洗了一下脑,才对科研有了一点点认识。当然,目标依然很模糊。确实,我应该很早就想到这一问题,而不是等到大三下学期的时候才去考虑这个选择。周边很多牛人,技术或许强于我或许弱于我,但都很早就给自己定下了基调:科研/工程/行政/创业,或者保研/出国读研/出国读博/M$Google之流最好有个Special Offer什么的。所以还是太年轻啊,家里也过于宽松,并没有给我什么指导性的意见。毕竟家里算上远亲都没有搞计算机的,一切只能靠自己摸索了。

直到上了半年研究生,才觉得这个选择真是错了。

在本科的时候还有一些我从各个方面都十分佩服的牛人,但是在研究生同学中,我真是找不到这样的人。学霸有的是,但是总觉得它们少了一些ingeniousness;有趣的人也不少,但是又少了一些脾气和勇气;大多数还是默默无闻的人。当然,我不是学霸,我其实也很无趣,我其实也很胆小,这大概就是我最终还是上了这个研究生的原因吧,当前的结果,其实是之前所有经历的积分而已。研究生给钱少,行政上的事情又相当繁琐。又是政治,全是政治。5个亿的“脑科学”项目真是让人哭笑不得,越看越像前面提到的创业啊,忽悠成为第一生产力了。老板也真是没法让人信服,上次讨论,他竟然建议我将所有网络协议写成一层。真是搞理论搞多了,一点计算机常识都没有了啊。

好在我没有放弃OSU的老板,她也没有放弃我。我们一起合作了一篇MobiSys的paper,deadline后一个星期,她找到我,让我考虑一下读她的PhD。

当然很兴奋啦,至少推荐信是稳了,于是就又回到了最初的问题,要不要读PhD?其实我是有这个想法的,不然我也不会那么纠结。我的能力也够,我相信也不会读个8年都毕不了业。其实我纠结的点在于,我感兴趣的事情是前诺基亚的口号,Connecting people。其实现在回想起来,从大学一开始,我就在往这个方向努力——云剪贴板、云浏览器、动态二维码等等,我希望能够让人与人、人与设备、设备与设备之间,更加便捷地通信。这非常好,其实很多研究方向是符合我的愿景的,比如我读MobiCom 2014的paper,看到的如backscatter,RFID、Physical barcode之类的新奇的东西。这当然也需要我学很多东西,包括通信上的,硬件上的,等等。读个PhD刚好可以给我这样的时间和机会。
但是,一方面,并没有很多公司是符合我的愿景的——大家都在搞大数据,人工智能,机器学习这些“高大上”的东西,或者云计算、分布式系统、编程语言这些更CS的领域。所以呢,假如我读了个PhD,五年出来,发现我要么冒着风险创业,要么接着读个博士后什么的,我并不是富二代,也没有富二代女友,真是不如凭借着还算不错的编程功底和还算漂亮的简历,找一个“高大上”或者更CS的工作赚够了钱再说。

另一方面,其实这有一点浪费我的CS背景。毕竟,网络中偏底层的通信其实与CPU架构、编程语言、算法之类的关系不算大。假如我是个刚刚进入大学啥都不会的傻小子,我想我就会努力学习那些网络知识也许大二大三就能发paper了,当然傻小子肯定不会有我现在的觉悟。

其实说来说去其实还是因为贪婪与恐惧——巴菲特曾经提到的两个词:贪婪,又想要用自己现有的能力,最大化的赚钱,又想要搞自己想做的事情,顺便拿到个更高的文凭;恐惧,害怕丢掉了曾经引以为豪的东西——码力、算法、对计算机还算透彻的理解,害怕浪费了未来几年的时间和精力。

过几天把OSU老板要求的代码码完,打算找她聊聊这个问题。她在MSRA待了4年,又去UCLA读的PhD,然后当的AP,我相信她可以给我一些她的人生经验。

(四)

最后来说说她吧。2014年是个很值得纪念的年份,因为在这一年我终于回到了最初的起点——又成单身狗了。关于这段持续三年的感情,在微信、微博的屏蔽功能的帮助下,现在看来也只是过眼云烟,不值一提了,只有在之前一起用过的东西或者看羽田爱的爱情动作片的时候,才又想到那个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容和时光。在一起其实纯属巧合,其实很早就和董适说过,和她迟早是要分手的。当然,也只对他说过。我们并不是非常般配的人,她有她的故事,有她的爱好,有她的脾气和洒脱,但是和我几乎没有一样的。她向我说分手的时候说过,说好听点是互补,其实就是没有共同话题时的借口而已。一开始可以凭借激情维持,但是激情总有消退的时候。回想那天,在一起,互相没有话说,我尴尬地找话题,过了一会儿,她开始抽泣,我抱住她,安慰她,但得到的回复却是分手。费尽心思维持一段本不可能长久的恋情,带给双方的都是伤害。

她其实还是蛮漂亮的,是我的菜,要说不后悔那是假的,但是现在来看,我还是很感谢分手。回到本文的开头,没有分手的话,或许又是忙碌而又收获寥寥的一年。分手前的那半年多时间还是有着很多的幻想,例如她说我好想去日本啊我回答说好啊好啊我陪你一起去,其实,她不希望我陪她去,我也没有时间陪她去。所以,双方其实都生活在幻想里,分开好让大家都回到现实中去。“‘女’之耽兮,尤可说也;‘士’之耽兮,不可说也。”得知她分手后一个月就又找到了新男友,我当然很伤心了,伤心有什么用呢?还不如多码一码代码,多练一练肖邦的离别曲,在弹一弹莫扎特的奏鸣曲,整个人就又萌萌哒了。反过来说,在分手前后那一段时间,我简直无趣到爆:不会聊天,不会说笑,连去南锣鼓巷吃饭都不会。现在的我也一样很无趣,但是也比那时好多了,分手让我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变得更好。

在不远的未来,我还能不能找到比她漂亮,比她更能刺激我荷尔蒙的心仪的对象,我持悲观的态度,但是,我坚信我下一个女朋友一定是个和我更加默契的,能够一直不说话都不会感到尴尬的人。
其实最后悔的是她先提出的分手,让我两次恋爱都以被分手收场,略惨淡。下次一定不会这样了,如果有下次的话,希望下次能在2015年发生。

写的好乱,现在已经是2015年1月1日0时29分,洗洗睡了。

  1. 好久没来安然大哥的Blog看看了,以后会经常来的。
    记得以前跟安然大哥一直很要好,也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就有了矛盾还是怎样,就疏远了。当时多么关系好的铁三角。
    到了美帝,感受到了真真切切的什么是孤独,知道自己追求的是什么了。还记得纪导说的,“人是在磨砺中成长的”。压力太大,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什么最重要。
    以后的未来基调就这么定了,说平坦也平坦说颠簸也颠簸。
    大哥加油吧,当年的青葱岁月已经不在了,那种懵懂和无知却洋洋自乐的我们也不在了。大了,有很多事情要自己扛了。
    愿能再见面。
    2064225629

    • 并没有矛盾啊,只不过你后宫太多了就无暇顾及我与聪妹了= =
      我去年与那谁分手之后,感觉突然成熟了很多。那时没有女票,适逢毕业,我也很孤独。小班照学士服相时我恰好要和MSRA老板吃饭,于是穿着学士服的相片除了全系合照与全班合照,就只有一张和你的合照,那段时间估计与你刚到美帝时的感受差不多。
      但是我能更加无所顾虑地尝试新鲜事物,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最悲哀的事情莫过于把自己限制在舒适区中而又不自知。分手前的一两年里我就是这样,为着绩点、实习、搞好与女票的关系而盲目努力着。现在这一切都不care,感觉爽多了。
      未来有无限可能,努力尝试想尝试的事情,尽管孤单但也不会孤独。我一开始就觉得适牛你就是这样的人。
      我们有很大概率会在美帝见,不过那时你就有绿卡了吧哈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