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termined

好吧,我不得不承认,小小的牙齿正畸,就完全动摇了我读博的想法。

之前终于对这个看脸的世界绝望了,于是鼓足勇气去了北大口腔医院正畸科。然而,医生告诉我需要三年的时间,还无法中断。

思考了一个星期,决定还是去做。并且,今年年底不去申请美帝博士了。

我问我自己,选择出国读博的理由是什么?我想了想,总结了几个理由。第一,有机会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第二,可以去个好学校提高自己在别人眼中的姿势水平;第三,周围会有一群非常聪明的人;第四,有肉身翻墙的机会。

然而我又问我自己,为什么(假如)博士毕业后不想继续搞学术?我又想了想,回答如下。第一,我喜欢码代码,不喜欢写论文,语文作文什么的最讨厌了;第二,对国内的教授们印象差,不想成为自己讨厌的人,尽管国外的还没怎么接触过;第三,不比程序员清闲,同等努力的情况下钱更少。

然后我结合起来问我自己,出国读博后去工业界工作如何呢?于是我得到了一个很矛盾的结果:读博会有机会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然而自己想做的事情大多不是工业界需要的东西,比如说我那个破动态二维码,于是要么读博很痛苦,要么找工作很痛苦;读博期间还是要写一堆paper以及proposal,依然是很痛苦的过程;尽管据说UCB CS博士毕业生去工业界年薪20w美金起,这确实很诱惑,然而读博期间的薪水着实不高。

然而不读博呢?以我的条件再加上接下来一年的努力,去个MS/FLAG还是很有希望的。于是呢?第一,尽管不能做自己特别想做的事情,然而还是可以选择比较想做的事情去做,因为这些大公司有大量的部门可以挑选;第二,去这些地方依然可以提高自己在别人眼中的姿势水平,尽管差美帝四大的博士一点;第三,周围也有一群非常聪明的人,而且是在我欣赏的领域——码代码水平之类的,而不是我不欣赏的领域——写作文什么的;第四,这些跨国公司不仅有肉身翻墙的机会,还有去别的国家公费旅游的机会,尽管绿卡什么的概率相比于博士要小一些。

再加上这件近期发生在实验室的事情:

和我一起合作的学姐要毕业了。老板让她把她的工作写成paper投9月末的NSDI,然而她总是一拖再拖。一次我和她聊天,才知道,她其实不喜欢她现在的研究方向。她说她很想搞数据挖掘这块的内容,尽管我蛮鄙视声称喜欢数据挖掘机器学习的人,不过她在课余时间写过爬虫写过mapreduce程序,应该还是真的很喜欢的。老板让她搞我这块网络方向的东西,她一开始还是可以接受的,因为她想提高自己的编程水平。然而她还是too young,我跟老板三年多了,没见过他码过一行代码,她还期望着跟着他能提高代码水平。后来呢,快毕业了,她想去实习,面试了几家公司的数据挖掘相关的岗位,然而公司看了她的简历,都表示没有和数据挖掘相关的项目经历呀。同时老板还在催她干活,她因此也推掉了几个面试机会。终于到了大概一个月以前,老板让她把现有的工作写成paper投NSDI,但是我和她都看得出来,这工作是不可能被NSDI接收的。然而老板不听,一脸胸有成竹的样子。老板并不是很懂这个方向,学姐摊上这事也真是无奈。最终,在一个星期以前,学姐终于换导师了。在这离毕业还有半年的时间点换导师,我只能祝福她一切顺利。

于是我更加犹豫读博这一选择。MSRA的老板的朋友圈里有一句话非常好:每条路都有它独特的风景,但总得选一条路去走。读博这种高风险、高沉没成本的事情,真的适合我的追求么?有无数的人跟我说,我这种能钻研的人适合搞科研;当然也有人跟我说,我这种痴迷技术的人去工作的话一定赚得大大的。当然也有搞房地产的售楼人员跟我说去当兵啊你看我当了个兵认识了xx书记yy市长多威风!然而最终做出选择的人是我,然后去享受自己选择的风景。

以前女友的前博客里的一句话结束:

“人生苦短,还需尽欢才好。”

哦对了我MSRA的老板前几天离职了,未来没法轻易地去MSRA实习了。哎创业现在是有多火。

Sleepless

失眠恶魔又一次缠上了我,比上一次还更严重了些。

刚上大学那会儿,我还在和我的初恋交往。秋去冬来,在某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我带着新买的眼罩闭上了眼睛,然而,脑子里一直都是些奇怪的东西,不能入睡,而且胃里感觉有些不舒服。嗯,前一天晚上吃多了。终于在凌晨四点左右,随着胃里一种酸酸的感觉往上涌,我不自觉地直起身来,不详的预感萦绕在我的脑海:难道我要吐血身亡?幸好期待的事情并没有发生,我再次躺下,终于慢慢睡着了。第二天一早,我发现我发烧了。

这是我第一次体验到失眠,大概是因为某种急性胃炎什么的吧。当天烧就退了,然而,失眠恶魔并没有走。在之后的半个多月里,每隔几天都会有一天直到三四点钟才能睡着。这也间接导致期末考试英语和数分考的不理想——这两天的前一晚上都失眠了。后来,因为种种原因,和初恋分手,失眠达到了高峰,好在春天很快就到了,到了春天,睡眠质量奇迹般的变好了。尽管室友们都带来了电脑,每天打游戏打到深夜,但我还是能在耳塞的帮助下在闭眼后的一个小时内睡着。

接下来的几年时间里,还是会偶尔失眠,但只是偶尔而已,其实还是蛮正常的。比如说被队友踢出ACM小组的那天晚上,比如说去ACMICPC亚洲区预选赛前的那天晚上,比如说得知与MSRA联合培养被淘汰的那天晚上,失眠是注定的事情。然而前女友跟我说分手的那天晚上,我却没有失眠,大概是因为抱着她睡觉的缘故。

直到半个月以前的7月5日。

和往常一样在12点多一点的时候合眼,然而这次没有那么幸运。在床上翻转到三点多没有睡着,下床吃了点东西玩了玩电脑上床依然没有睡着,直到看到天已经开始亮了起来,时间走到了5点半,我才刚刚有点迷糊的感觉。然而——8点多就醒了,然后再也睡不着了。这一次失眠的直接后果就是——这一天的记忆力特别差,背的单词基本等于白背。

当时还是认为这只是偶然现象,不足为奇。然而不到一个星期后,同样的事情又一次发生了。又过了几天,又发生了一次——大概失眠恶魔回来了。

大前天,我踏上了前往香港的火车,打算开始7天的香港之旅。然而,这只是噩梦的开始——不仅第一天就感冒了,而且——连续三天,一直失眠。前两天还好,夜里四点左右终于睡着了,四个小时的睡眠基本保证白天我看起来和正常人无异。然而在刚刚过去的六个小时里——我一直都没有睡着。这是第一次整夜没有睡着。好在之前体验过刷夜,应该能够想象到接下来一天的最坏情况——在这一天里我要作为负责人去香港科技大学参观,接下来还要去香港中文大学,直到晚上8点才回来——只能浑浑噩噩的度过,真是浪费时间——今天又不能背英语单词了。

至于失眠的原因,我也不知道。七月前两次失眠,第一次前一天白天踢了球累的不行,第二次前一天白天健了身累的不行,所以大概并不是因为运动量不够的缘故。前三次失眠都没有喝咖啡或茶。这几次失眠前后也都没有什么让人紧张的事情。

今天失眠,我大概感受到了失眠的过程——一开始刚闭眼的时候,我是没有想到会失眠的,结果在将要开始迷糊的那个时间节点,突然脑海中有一个声音会对自己说:“不能失眠!”然后这个节点就消失了。然后再酝酿下一次,然而每次都是这样,伴随着的是更加高频的胡思乱想,导致更难以入睡。此时唯一能够进入另一个状态的方法是,想一个引人入胜的故事,并把自己带入其中,我做到了——四点到四点半大概这段时间,我就这样沉浸在这样一个“梦”当中,暂时忘记了失眠的存在,以至于我以为我已经睡着了——但实际上并没有。这其实只是白日梦罢了,故事结束了,我就醒了,然后再次睡不着觉。直到现在。

我不知道如何才能避免失眠的发生。已经连续三天了。在我打下这行字的时候,我已经感受到了失眠对我精神的影响——一直有一种天旋地转的感觉。如果我白天走失了,那一定是这个原因。那个“不能失眠!”的感觉是那么的自然又难以抗拒,不管多累、多困都没办法阻止它。

据说喝酒可以缓解失眠,待我回京后试试看。我只希望今晚可以不失眠——明天还要去迪斯尼,如果依然失眠,是会猝死的。

Frustrated

在去香港前的12个小时前,我坐在(可能是最后一次坐在这里)某创业公司的椅子上,写下这篇日志。

昨天终于100%确认了女神的姓名和长相的互相映射关系——在一个遥远的地方,一群人做了一顿“自己做的菜,含着泪也要自己吃掉”的丰盛的晚餐。本来10个人的大联谊,最后来了7个人,两个宿舍各三个人加上一位家属。女神真是高冷啊,见过内向的,没见过这么内向的——要不是和爽爷(是的,爽爷是个女的)在一起,目测她一下午加一晚上一句话也不会说。真好像几年前的自己啊。

尽管说话极少声音极小,还是能够从她的举手投足间意识到她并不是个智力有问题的人,女神就是要有女神的样子嘛。无论我们在玩谁是卧底,还是在打牌,还是在做饭,她都一本正经的端坐在沙发上,或看手机上的爸爸去哪了,或看电视上的手撕鬼子。女神吃饭也是慢条斯理的,我做的鱼她只吃了一口,一起做的大杂烩汤,她并没有喝。

终于在最后吃西瓜的时候,我们之间有了唯一一次对话——我边给她刚切好的西瓜边说:“吃西瓜!“,她回:“谢谢!”。真是不容易。带过来的尤克里里在最后时刻还是让我出丑了——弹唱Hey Jude,自己都能感受到自己的脸已经红透了。

到宿舍后,三个人都在吐槽三个女生所在的宿舍是多么奇葩——一个爽爷,一个黎叔,一个女神,都在各自的性格领域做到了极致。我回复他们:“子非鱼,焉知鱼之乐?”而我对女神的感觉也愈发复杂起来。

就算最终跟这样一个比我都内向数倍的人在一起,我想也并没有什么好结果。尽管,我感觉她的面貌超凡脱俗,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映衬出她的童心未泯;尽管,用逼格满满的Ruby语言码代码的女程序员少之又少;尽管,她作息规律,跑步、瑜伽样样拿手;尽管,她单身,而且看起来并没有心上人——然而我愈加怀疑我对她的感觉。我试想假如她和别人在一起了我会有什么感觉,然而我的回答是,我并不会感到多么难过,只要女神幸福就好了,我并没有太多的能力和办法让她过得比和爽爷在一起更幸福;我还试想是不是她有一些不同寻常的经历或疾病让她变成了现在的样子,这让我立即想到了前几天看到知乎上的问题:“女朋友智商情商双低,是什么样一种体验?”最高票回答好像(if possible)我和她未来的样子——尽管我的智商与情商也不高。

直到我加了女神的qq,看了她的qq空间——好像并没有什么异常的样子,依然像大多数人的qq空间一样——满满的转载和鸡汤,夹杂着一些自己的照片——我才能更加确定,她只是过于内向而已,过于内向而已。我要做的,只是想办法走进她的内心世界里面去。

于是本想今晚在新主楼G座5楼的电梯间假装偶遇,然而——晚上五点零六分的时候偶然发现女神的qq已经是离开状态的了——她已经走了——尽管我跑去食堂并没有找到她——尽管晚上6点、7点、直到现在她的qq状态依然是离开状态——大概似乎她并不是去吃饭而是有约或者去看她心爱的猫去了。哎,我连她心爱的猫在哪里都不知道。

真是frustrated.

Vacation

1.

上个星期去意大利参加MobiSys 2015会议。第一次参加学术会议感觉一切都很神奇的样子。佛罗伦萨是个美丽的地方,会场就是一个很雄伟的古代建筑,在毫无雾霾以及朵朵白云的映衬下就像3D渲染出来的一样。从会场徒步走半个小时就可以到达市中心,称之为小镇一点不为过。途径窄窄的道路两旁有着三四层的黄色墙面绿框窗户的屋子,隔两三个街区便可以看到塑立着雕塑的广场,同时人流越来越多,店面越来越多。就像看一场电影一样,在一个一个像广场一样的小高潮之后,便来到了据说是当时最大、最高的大教堂,以及随后到来的充满着雕塑的广场。高潮过后,来到了一座二战中唯一未被炸毁的古老的石桥,上面满是卖各种金银珠宝的商店,过了桥后,平静了许多,仿佛一切又回到了开头。

比萨是个更小的城市,与佛罗伦萨比较接近。那里的民风更加淳朴,冰激凌更为好吃,饭店以及卖冰激凌的小店老板都不会说英语。比萨斜塔比想象中更加倾斜,向上走的过程中明显可以感觉到重心一会儿向前一会儿向后。从塔顶俯瞰比萨,感觉与国内三线小城市较为接近,除了房顶都是红色的,以及空气非常好,尽管刚下过雨。

相比来说,米兰就没有那么好看。米兰大教堂比佛罗伦萨的大教堂宏伟,但其他地方没有那么一致的格调,路也宽敞了许多,商店也高大上了许多。在街上逛的时候真是懊恼为什么没有女朋友,以及为什么没有钱。意大利披萨非常好吃,而意大利面也与国内的有所不同。腻腻的奶油味在那样一种氛围下便不是那么难吃了。

会议的内容还是很有意思的,尽管大多数presentation我都没好好听,但还是在去米兰的火车上从头到尾看完了best paper,真是非常好的paper,作者花了四年多的时间,实现了一个我想都不敢想的问题,得到了一个令人惊讶的结果。感觉system还是MobiSys的主流,application的paper可以中,但是得best paper就不要想了。另外在与WWW的joint session中,看到了WWW会议的poster以及demo,感觉无趣很多。数据挖掘,自然语言处理,等等,不得不承认大数据非常有潜力,可以水出很多paper来,但是我还是很感谢自己当初选择了mobile这个方向。

尽管demo做的非常理想,但是最终还是没有拿到任何一项award。下面是给Chunyi的邮件里写的:

The conference is over, and we didn't get any awards. This is not disappointing, but the disappointing thing is that HiLight won the best demo award. I have seen their demo and I promise that their work is no better than ours: the content is static and is as short as 12 letters ("mobisys 2015"), the errors are as frequent as 20%, and the sender and receiver need to be still. Moreover, there are two visitors told us when they see our demo, that although our demo and theirs are similar, ours is much more better than theirs. When the chairs come to see our demo, it never failed and our description is also perfect, I think. That's the reason that when we heard that HiLight won the best demo award we are very disappointed.

We must admit that their demo has some advantages that we need to learn. First, they designed a full-screen transparent  layer so that it can support any displayed content including games and any apps. This is cool compared with our limited videos. Secondly, their receiver didn't tell us if its received message is correct, so that even it receives a mess of random codes, we may still think that this is intended before we are told the actual sent message is "mobisys 2015". It also keeps receiving messages (don't need to push a button) so that even if the received messages are erroneous, the newly received messages will soon replace the wrong one and thus the errors look not so obvious. Lastly, the speech from the author, Tianxing, is very energetic while ours are comparatively flat.

经历是难忘的,有遗憾也是正常的。其他遗憾比如说没有去罗马、没有去威尼斯、没有给未来的女朋友买包包买化妆品等等。只好下次努力了。

会议上认识了许多小伙伴们,大部分PhD们的生活还是没有想象中的那样苦逼。一个UCB的小伙伴跟我说,可以申个UCB试试看。对于这种dream university,我向来不会对其抱有太大的希望,毕竟选择了北航这一hard模式,还是要做多手准备的。但是我还是决定在接下来的四个月时间里准备GRE,今年年底申请一下试试看。只申两所:Stanford和UCB。

有时候深感一些事情真是命中注定。比如我的美国小伙伴,托福分数比我还要低,没有paper,码力一般,却申请到了OSU的PhD,遇上了给RA又有paper的老板,从此过上了让人羡慕的生活。比如在世博阿联酋馆播放的视频里的一句哭笑不得的话:

Our water will run out before our oil.

又比如我自己,深知接下来有许多重要的选择,但谁又敢说不会殊途同归呢。

2.

从意大利回来到现在过了一个星期,出去前两天在准备网络实验以外,其他时间都荒废掉了,还没有从旅游的心情及节奏中恢复回来。没有了美国小伙伴的骚扰,没有了美国教授的邮件,顿时孤独了很多。带回来了很多巧克力,却不知道送给谁。做了从意大利带回来的意大利面,只有我和一个室友一起吃。想去踢球,去大班群里发了一下,没人回;室友不去,操场没人。想码代码,又不想码代码。于是就看paper、看书。C++真是一个深不可测的语言,之前看modern C++ design,看得我热血沸腾的,感觉前几年白编程了。现在看large-scale C++, 感觉没有那么强烈了,但是还是顿感自己还要学很多知识。还是想买个surface啊,积累了一堆pdf格式的书但通过哪种方式看都令人厌烦。surface 3性能太差而pro又太贵,一个多月以后要去香港了,不知道到时候surface pro 4能不能发布呢。从今天晚上开始背单词,恩,昨天晚上也是这样想的。

最近与班里的一个女生走得比较近,虽然深知自己并没有喜欢上她,但是在无聊的时候,还是忍不住联系她。半年前,在计算机网络课上,远远地看到了另外一个女孩,让我心动。从许多人口中得知其单身,但仍然缺少与其联系的理由与机会。半个月前在听一次讲座的路上终于碰上了她和另一个熟人,与熟人寒暄几句,却仍不敢与她搭讪。

天气太热就容易没胃口,所以才会无聊地在这里写博客。恩,我真是一个无聊的人。

Make something impressive

整理简历的时候偶然查到了一个牛人的博客,浙大计算机的本科硕士,MIT的PhD,一不小心就看了一个多小时。再看到我的博客,才感觉自己差得太远。

前天刚刚考完试,周日要几乎裸考托福,然后就稍微自由了一些,可以做一些有意思的事情。现在与五年前不同,做东西,不能只考虑有意思,还要impressive,比如说一个月前决定春节期间把五年前就打算做的网页版砸红一做了,然后这几天默默地把它从todolist上划去了,因为除了自娱自乐以外没有别的作用。

做事情呢,就是要开心,不要强迫自己做不喜欢做的事情。经过半年断断续续的在创业公司兼职,我是真的缺乏商业头脑和忽悠能力。我还是塌下心来搞学术搞技术吧,MIT的那个博主是我的榜样。Chunyi Peng前几天又联系我了,“非常严肃”地邀请我去读她的PhD。真是明媚的忧伤啊,尽管OSU是个好学校。其实我还是适合搞科研,尤其是发现了我同时订阅了InfoQ和MIT Technology Review的RSS,结果我基本上只看后者而不看前者的时候。而且,单词认得多的时候,看一些写的比较好的paper也算是一种享受了。

接下来的几件事情:

1. 根据论文实现LDPC码,适用于BSC和BEC。之前没有意识到,这个东西还真是广泛,尤其是对于BSC的实现,能用在很多地方。如果可能的话,可以再实现一下Polar Code。

2. 双向DCode。尽管感觉这个东西发paper无望,但是不管如何,这个东西一定要实现。想法都已经有了,但就是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直到现在都没动手开始做,这是不好的,做事就要有始有终。最好,可以搞个demo,发到MOBICOM 15上。

3. Coursera上的Information Theory, Algorithm Analysis, Heterogeneous Parallel Programming三门课。第一门课讲的不错,就是感觉有点科普,希望后面能学到东西;第二门课已经结束了,不过有一些之前没见过的算法还是蛮有意思的;第三门课讲的太差了,不过有一个在线的运行平台还是不错的,适合我这种没有N卡的人。

4. 读书。对于C++我还是too simple too naive,要多读一些C++的书。从图书馆借了三本书:C++对象模型、Modern C++ Design和Effective C++。另外,学一学Go语言,看之前下载的一个适合于Kindle的入门书。另外一本想看的C++的书,Effective Modern C++,等看完这几本再说。

5. 读代码。最近对数据同步以及去中心化对等网络很有兴趣,打算读一读Syncthing的代码,一举三得:数据同步、去中心化、go语言。

6. 如果几天后的裸考托福能上90,就一鼓作气再好好搞一搞托福,之前主要背了单词,接下来就要苦练听力和口语了。否则,就先暂时放弃托福,搞一搞GRE,对于GRE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的我来说,先入门再说。

7. 复习一下算法,打算参加一次Codejam。好几年没参加了,算法也退步不小,尤其是前几天优化InFrame的时候感觉完全无从下手,就觉得是时候把算法捡起来了。从leetcode搞起。

另外,打算暑假花几万块钱去UCB的暑期学校呢,老板应该可以允许吧,如果暑假前能把2搞完的话。

再另外,要多写技术博客啊,最近终于习惯了在OneNote上面记录一些笔记,觉得记笔记还是非常有必要的,尤其对于从高中就不记笔记的我来说。

2014

今天是2014年的最后一天。女神们都在找人一起跨年刷夜,基友们都在准备跨年撸。

(一)

1月9日的元旦晚会,我和歌神报名了一首“时间都去哪了”,我弹他唱。要说2014年我最大的转变,可以算是重新找回了对钢琴的热爱。半年前的毕业晚会前莫名其妙地被辅导员邀请弹钢琴,然后我又莫名其妙地选了一首亚麻色头发的少女,然后满是错音地在知行楼的国产三角钢琴上瞎弹了一遍还博得了同样莫名其妙地掌声。德彪西、肖邦、贝多芬、莫扎特,这些百年前的作曲家真是值得敬佩,在互联网的熏陶下很难想象有一百多年都不变的东西,除了音乐带给我们的乐趣。正如当代的例如Linus这样的码神们,在百年之后一定一样会让人津津乐道,如果那时还有Linux操作系统的话。小时候啥都不懂,觉得贝多芬的悲怆好听于是从七级之后就开始练。现在呢,觉得当时太小儿科的莫扎特真是个天才,keep it simple stupid;觉得当时根本没听过没弹过的肖邦一定是个忧郁的宅男,弹着他的明媚的忧伤;觉得传说中的德彪西其实应该是个画家,大概亚麻色头发的少女真是他的初恋吧。

我突然间感觉到了弹钢琴的好处:练习的时候,它能让你全神贯注,不去想其他的烦心事;随着一遍一遍地练习,听到弹得曲子越来越熟练,越来越好听,那感觉就像表白成功了一样,一整天都会萌萌的。弹钢琴和码代码,是这个世界上极少的,花时间花心思去做了就一定有收获的事情。当然,这一切都不会有别人知道,因为尽管我一直期待着在琴房练琴时会有一位亚麻色头发的少女静静地打开门听我弹琴,但这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于是大多数时候都是我一个人静静地来,静静地走,或者偶尔会进来一个眉目清秀的男生及其女朋友来排队。大学生活动中心是个神奇的地方,总会有大群大群的人在做一些神奇的事情,如练书法、练太极拳、唱美声民歌、跳交谊舞等等,只是可惜钢琴是没法一群人一起搞的。

(二)

OK,扯了这么多关于钢琴的东西,但其实2014年,我过得还是蛮精彩的。尤其是这一学期,搞了太多的事情。大学的时候怀念高二暑假那时的高效率,但其实这主要是因为单身而已。多出了周末和想女朋友的时间,可以搞一些更加有趣的事情。

其中一件事情就是加入了一个创业团队,做一个兼职开发人员。终于,在泡沫即将破灭之际,摊上了这一摊浑水。在加入之前,就感觉到互联网方向的创业的泡沫简直不能更大,加入之后,更是感觉,创业——忽悠也。老板是个非常能忽悠的人,这在我大二的时候就感觉到了。当时我对这种人嗤之以鼻,但后来我转变了我的看法,真是环境造就人才啊呵呵。于是我也就心甘情愿地接受了老板的邀请。后来,做demo,做广告视频,去上海见投资人,随后的搬家,招人,等等,真是让我大开眼界:这是一套与科研,甚至上班当程序员,几乎完全相反的套路。比如说,老板把“自主研发”的开源程序只字未改给不下十个投资人演示,没有一个不拍手叫好的,当时的我真是憋着没笑出声。再比如说,一套开源代码,先是加了一堆“云”,其实就是把USB连接改成了WiFi连接;然后又改了,要做纯技术,主攻优化算法,于是开始看论文;后来又改了,要有“虚拟现实”,要有“人工智能”,于是开搞机器人。搞来搞去,其实啥也没搞出来。Benchmark,仍然是编出来的。

公司的所有开发人员水平其实还算不错,尽管如此,我感觉我其实在技术上又成大腿了,联合调试的时候出的bug几乎全都不是因为我的代码而出的。我还要耗费精力帮助他们找错。然而,除了一个人以外,其他都是兼职,感觉也都是人在曹营心在汉,像我一样。所以他们代码写的渣,有可能不是他们技术的问题,而是态度的问题,比如一边啪啪啪一边码代码什么的。

最哭笑不得的是一天老板把我拉去语重心长的跟我说,你这么牛,我们是想多给你一些$$的,但是啊,你这兼职不太行啊,你看xxx(某兼职开发人员)他都说可以休学来当全职程序猿啦,你啊最好毕业后接着干啊更好的是你也休学吧之类的。转天,集体开会,老板说,我们要加快进度!因为yyy(某联合创始人)明年就要毕业啦,我们不好好干活的话yyy毕业后就会离我们而去啦。

会忽悠的老板对外是一件好事,对内就说不好了,技术在政治面前真是一文不值,比如这几天的Gmail事件。说道GMail其实我这半年另外一件事情就是看了几本人文方面的书籍,其实就两本,一本《1984》,一本《科学哲学》。我感觉读这种书还是挺有意思的,比如说1984,让我对政治有了全新的认识,一定不要拿程序员的眼光看待这种高端的玩意。当然,根据后面那本书的见解来看,政治不是科学,政治是一门艺术,虽然我感觉后面那本书的作者其实不过是一个对科学不懂装懂的哲学家。
扯远了。我其实不在意$$,加入这个创业团队其实只是想了解一下一个创业公司,它是怎么成立的,怎么发展的,怎么壮大的,怎么死掉的。现在,我已经稍微了解了前两点,顺便学会了一些忽悠技巧,锻炼了一下说话的能力。

但是我毕竟还是too young too simple,不想在一个以忽悠作为第一生产力的地方耗费青春,于是呢,啥时候退出就是2015年第一个要思考的问题。当然,据说有两个牛人要被忽悠进来了,所以呢还是先观望一下吧,至少接触一下牛人还是很不错的。

(三)

说到$$,当然就要说一下人生规划的事情。读还是不读PhD,这是一个问题。之前装了太多13,但无论如何,还是要直面这个问题。上大学之前,我最向往的当时是高大上的M$和Google。大二之前,M$和Google依然是我的唯一梦想。直到大三进了实验室被老板洗了一下脑,才对科研有了一点点认识。当然,目标依然很模糊。确实,我应该很早就想到这一问题,而不是等到大三下学期的时候才去考虑这个选择。周边很多牛人,技术或许强于我或许弱于我,但都很早就给自己定下了基调:科研/工程/行政/创业,或者保研/出国读研/出国读博/M$Google之流最好有个Special Offer什么的。所以还是太年轻啊,家里也过于宽松,并没有给我什么指导性的意见。毕竟家里算上远亲都没有搞计算机的,一切只能靠自己摸索了。

直到上了半年研究生,才觉得这个选择真是错了。

在本科的时候还有一些我从各个方面都十分佩服的牛人,但是在研究生同学中,我真是找不到这样的人。学霸有的是,但是总觉得它们少了一些ingeniousness;有趣的人也不少,但是又少了一些脾气和勇气;大多数还是默默无闻的人。当然,我不是学霸,我其实也很无趣,我其实也很胆小,这大概就是我最终还是上了这个研究生的原因吧,当前的结果,其实是之前所有经历的积分而已。研究生给钱少,行政上的事情又相当繁琐。又是政治,全是政治。5个亿的“脑科学”项目真是让人哭笑不得,越看越像前面提到的创业啊,忽悠成为第一生产力了。老板也真是没法让人信服,上次讨论,他竟然建议我将所有网络协议写成一层。真是搞理论搞多了,一点计算机常识都没有了啊。

好在我没有放弃OSU的老板,她也没有放弃我。我们一起合作了一篇MobiSys的paper,deadline后一个星期,她找到我,让我考虑一下读她的PhD。

当然很兴奋啦,至少推荐信是稳了,于是就又回到了最初的问题,要不要读PhD?其实我是有这个想法的,不然我也不会那么纠结。我的能力也够,我相信也不会读个8年都毕不了业。其实我纠结的点在于,我感兴趣的事情是前诺基亚的口号,Connecting people。其实现在回想起来,从大学一开始,我就在往这个方向努力——云剪贴板、云浏览器、动态二维码等等,我希望能够让人与人、人与设备、设备与设备之间,更加便捷地通信。这非常好,其实很多研究方向是符合我的愿景的,比如我读MobiCom 2014的paper,看到的如backscatter,RFID、Physical barcode之类的新奇的东西。这当然也需要我学很多东西,包括通信上的,硬件上的,等等。读个PhD刚好可以给我这样的时间和机会。
但是,一方面,并没有很多公司是符合我的愿景的——大家都在搞大数据,人工智能,机器学习这些“高大上”的东西,或者云计算、分布式系统、编程语言这些更CS的领域。所以呢,假如我读了个PhD,五年出来,发现我要么冒着风险创业,要么接着读个博士后什么的,我并不是富二代,也没有富二代女友,真是不如凭借着还算不错的编程功底和还算漂亮的简历,找一个“高大上”或者更CS的工作赚够了钱再说。

另一方面,其实这有一点浪费我的CS背景。毕竟,网络中偏底层的通信其实与CPU架构、编程语言、算法之类的关系不算大。假如我是个刚刚进入大学啥都不会的傻小子,我想我就会努力学习那些网络知识也许大二大三就能发paper了,当然傻小子肯定不会有我现在的觉悟。

其实说来说去其实还是因为贪婪与恐惧——巴菲特曾经提到的两个词:贪婪,又想要用自己现有的能力,最大化的赚钱,又想要搞自己想做的事情,顺便拿到个更高的文凭;恐惧,害怕丢掉了曾经引以为豪的东西——码力、算法、对计算机还算透彻的理解,害怕浪费了未来几年的时间和精力。

过几天把OSU老板要求的代码码完,打算找她聊聊这个问题。她在MSRA待了4年,又去UCLA读的PhD,然后当的AP,我相信她可以给我一些她的人生经验。

(四)

最后来说说她吧。2014年是个很值得纪念的年份,因为在这一年我终于回到了最初的起点——又成单身狗了。关于这段持续三年的感情,在微信、微博的屏蔽功能的帮助下,现在看来也只是过眼云烟,不值一提了,只有在之前一起用过的东西或者看羽田爱的爱情动作片的时候,才又想到那个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容和时光。在一起其实纯属巧合,其实很早就和董适说过,和她迟早是要分手的。当然,也只对他说过。我们并不是非常般配的人,她有她的故事,有她的爱好,有她的脾气和洒脱,但是和我几乎没有一样的。她向我说分手的时候说过,说好听点是互补,其实就是没有共同话题时的借口而已。一开始可以凭借激情维持,但是激情总有消退的时候。回想那天,在一起,互相没有话说,我尴尬地找话题,过了一会儿,她开始抽泣,我抱住她,安慰她,但得到的回复却是分手。费尽心思维持一段本不可能长久的恋情,带给双方的都是伤害。

她其实还是蛮漂亮的,是我的菜,要说不后悔那是假的,但是现在来看,我还是很感谢分手。回到本文的开头,没有分手的话,或许又是忙碌而又收获寥寥的一年。分手前的那半年多时间还是有着很多的幻想,例如她说我好想去日本啊我回答说好啊好啊我陪你一起去,其实,她不希望我陪她去,我也没有时间陪她去。所以,双方其实都生活在幻想里,分开好让大家都回到现实中去。“‘女’之耽兮,尤可说也;‘士’之耽兮,不可说也。”得知她分手后一个月就又找到了新男友,我当然很伤心了,伤心有什么用呢?还不如多码一码代码,多练一练肖邦的离别曲,在弹一弹莫扎特的奏鸣曲,整个人就又萌萌哒了。反过来说,在分手前后那一段时间,我简直无趣到爆:不会聊天,不会说笑,连去南锣鼓巷吃饭都不会。现在的我也一样很无趣,但是也比那时好多了,分手让我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变得更好。

在不远的未来,我还能不能找到比她漂亮,比她更能刺激我荷尔蒙的心仪的对象,我持悲观的态度,但是,我坚信我下一个女朋友一定是个和我更加默契的,能够一直不说话都不会感到尴尬的人。
其实最后悔的是她先提出的分手,让我两次恋爱都以被分手收场,略惨淡。下次一定不会这样了,如果有下次的话,希望下次能在2015年发生。

写的好乱,现在已经是2015年1月1日0时29分,洗洗睡了。

Semester Revisited

最近其实有很多东西想要写到博客里,但是又总是很忙以至于拖延了下去。
最近似乎达到了一个奇妙的状态,生活总是被安排的满满的。尽管还有大量的时间花在了刷微博刷知乎刷人人上面,不过看着满满当当的一天一天感觉还是蛮不错的。
生活也丰富多彩了起来,同时有三个老板真是件奇妙的事情,这会让你时时刻刻都会有事情做。
当然,只工作不休息不是我风格,虽然空闲的时候,大多数时都是一个人。
无论如何,一个人做事情的时候要轻松许多。
开始向往一个人弹钢琴,一个人弹尤克里里,一个人看书,一个人背单词,
也不再惧怕一个人健身,一个人买衣服,一个人逛商场,一个人看电影,
就像一个人编程一样自然。
听到看到那个熟悉的名字也不再心颤了呢。等我不忙的时候,是该再找个女朋友了。如果有不忙的时候的话。

是啊,什么时候会不忙呢,
世界那么精彩,生活那么多可能,为什么不让自己多尝试一下呢。

我想要把动态二维码的速度提高的50kB/s,并且不再有那么多扎眼的彩色框框;
我想体会创业会遇到的各种境况,并且努力的学习忽悠的能力;
我还想鼓弄我的Arduino,鼓弄我的VPS,想着如何搞出一个大新闻;

我想把自己的身材练得棒棒的,尽管大家还是先看脸;
我想学会尤克里里,再学会弹吉他;
我想多看书,直到能够和文艺青年谈笑风生,直到能够轻松的写出不那么程序化的博客;
我想有朝一日能够弹熟Jeux d'eau,弹给心爱的姑娘;
我还想...

这么多事情,不去做真可惜。
是啊,我们就应该这样,趁着还年轻,努力地将自己小小的愿望一一实现。
我想我的大学才刚刚开始。

记这两年半的动态二维码

2012年3月至2014年6月,这一年半多的时间里,我的生活一直围绕着“动态二维码”这个东西。它从无到有,从科技作品到科研作品,代码量从1000行的C#到3000行的Java再到4000+行的Scala,传速速率从2kB/s到5kB/s到15kB/s,导师从没有到牛建伟到马帅到Jacky Shen到Chunyi Peng,等等。最终,终于没有辜负我的努力,paper被MobiCom 14'收录,成为了北航第一个在这个会议上以第一作者发表论文的人。

阅读更多